栏目分类
香港九龙图库看图区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香港九龙图库看图区 >
被抛弃的东方家园
时间:2019-10-08

  2012年10月,身为中国最大家居建材连锁企业之一的东方家园宣布资金链断裂、全国所有门店同时停业,直接引发北京、成都、沈阳、哈尔滨、太原、济南、合肥、青岛、厦门等全国各重点城市员工及供应商集体维权事件。

  2014年6月18日,丛亮在提供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一份《关于瑞寰基金、龙柏集团刘晖、蒋跃敏、李凤江、宋学东等人涉嫌侵吞东方家园巨额资金并制造多起社会群体性恶性事件检举揭发的报告》(下称“检举揭发报告”)中称,“瑞寰基金、龙柏集团刘晖、蒋跃敏、李凤江、宋学东等人相互勾结、涉嫌侵吞东方家园数亿巨额资金,并利用东方家园为平台进行洗钱犯罪”。

  瑞寰基金和龙柏集团方面相关知情人士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事实并非如此。双方各执一词。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经济案件导致的巨额债务纠纷至今未果。“东方家园欠款大的主体有3亿多,加上欠银行的4亿以及银行以外的高利贷,总共有十多个亿。”丛亮说。

  而一手缔造东方家园的东方集团,如今只是持股35%的小股东,且其集团主营业务早已转向现代农业产业。

  东方家园曾是中国最大的家居建材连锁企业之一,1999年8月,其首家门店丽泽店在京开业。经9年发展,东方家园曾在全国16个城市设有25家直营店,营业面积超100万平方米。2008年开始,东方集团开始逐步剥离东方家园建材零售业务。至2012年末,建材流通业已不再纳入集团主营业务。

  2008年8月,东方集团与瑞寰资本成立中外合资经营的有限责任公司—家园建材商业有限公司。

  东方集团通过东方家园有限公司出资980万美元,持股35%。瑞寰资本则通过中国家居建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和ARCH Household Limited分别出资924万美元(持股比例33%)和6285.7万美元(其中认购出资对价中800万美元计入注册资本,5485.7万美元计入资本公积,持股比例32%),家园商业正式诞生,瑞寰资本占股东方家园65%。

  当年10月,东方家园宣布资金链断裂,全国所有门店关门停业;2013年1月,东方家园正式申请破产。

  北京致远博胜商贸有限公司负责人唐玮自2008年始与东方家园合作,主要为后者提供衣帽间、衣柜等产品。2011年、2012年期间,她也曾遇到东方家园不能按合同期回款,但“拖很长时间可能还会结一部分”。到2013年1月4日,东方家园突然闭店,唐玮对完账后发现“有47万元不到50万的贷款”未果。

  “关门之前,东方家园生意经营还不错。突然闭店,令人手足无措,我们的状况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唐玮6月19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

  她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反复提及最多的,是对东方家园大小股东至今“没个说法,躲着、猫着”感到“无奈、气愤、不满”。其次,唐玮始终相信东方家园的经营链条“不应该存在没钱状况”。目前,法院已将东方家园账号查封,账上为空。“对它而言我们是代销,它是后借款给我们,而消费者是先把钱交给东方家园才能把货提走完成购买。那么,钱去哪儿了?”

  闭店事件发生后,因大小股东无人出来面对,供应商拉横幅、维权、上法院、递诉讼。用唐玮的话说,做了东方家园多年供货商,也有感情,“如果大小股东肯站出来说话,供货商不愿意走到法律层面,但我们看不到任何希望”。

  2012年9月19日,丛亮由东方家园董事长蒋跃敏、董事王平、何君聘任,出任东方家园总裁。当年11月30日,又变更为名义法人。但仅仅3个月后,东方家园就走上了破产的结局。

  2014年4月4日,丛亮被丰台区法院强制执行司法拘留,经过45天的调查,“法院执行局把情况弄清楚了,公司不是我的,我就是一个打工的”,他又于5月15日被释放。

  “这45天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为维护社会正义和法律尊严,我毅然决定主动站出来,为我本人,为广大员工、消费者、供应商等所有受害者依法进行维权。”一个月后,丛亮向有关部门提交了前述提及的《检举揭发报告》。

  根据丛亮提供给本报的上述报告叙述,东方家园与香港瑞寰基金最早的正式接触发生在2007年。香港瑞寰于伦敦上市,背后主要股东为德国人、英国人、美国人、沙特人。双方2007年11月28日签署《合作框架协议书》,(东方集团)将所持的东方家园及东方家园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家园实业”,正式注册成立于2008年3月)65%股权分别转让给香港瑞寰基金。

  协议约定,东方家园与家园实业两公司总价值47亿元,其中,东方家园价值15亿元,家园实业价值32亿元。瑞寰基金收购两公司各65%股权,合计应出资36.91亿元。东方家园股权转让款5.61亿元、增资4.4亿元、承债4亿元;家园实业股权转让款16.9亿元,承债6亿元。

  丛亮在报告中指出,自2008年1月1日起,由瑞寰基金对东方家园进行管理,但瑞寰基金自协议签订后“一直以种种借口拖延协议的执行”,直至2011年底,瑞寰基金尚拖欠对东方家园的3.46亿元增资款、2.08亿元承债款和应向小股东东方集团支付的0.84亿元股权转让款,合计6.38亿元。拖欠家园实业股权转让款16.9亿元,承债6亿元。合计拖欠这两家公司出资款29.28亿元。

  “2011年12月,瑞寰基金私自在境外将其所持有的东方家园部分股权全部转让给其关联企业龙柏集团,且龙柏集团不仅未向瑞寰基金支付任何款项,反而是瑞寰支付了龙柏集团1亿元现金。”检举报告称。

  2012年2月,瑞寰基金告知东方集团,由龙柏集团承担瑞寰基金的全部交割责任,并为证明其实力雄厚,提供了系列材料,“仅龙柏集团刚刚收购完成100%股权的深商置公司账面就有20亿元现金存款”。瑞寰基金负责人刘晖,龙柏集团董事长王平、总裁蒋跃敏“宣称这20亿元将在2012年6月30日前全部用于对东方家园零售公司及物业公司无条件履行瑞寰基金而未履行的交割义务”。

  此后,东方集团与龙柏集团签署系列法律文件,龙柏集团管理团队从瑞寰基金手中接管了东方家园全部经营管理权,龙柏集团总裁蒋跃敏出任东方家园董事长。但不到一年时间,“龙柏集团又造成东方家园2.7亿元巨亏,且一直拒不履行其承诺的各项义务。”丛亮说。

  丛亮的检举直指瑞寰基金、龙柏集团在经营管理东方家园5年中,“大肆转移现金,侵占公司资产”造成巨额损失大致四项,分别是:拖欠前述出资款项29.28亿元;拖欠小股东东方集团投资收益5.3亿元;造成东方家园拖欠大量供应商贷款、普通顾客货款、员工工资、装修公司农民工工资、合作媒体款项及第三方大量借款合计11.6亿元;拖欠物业方房租5亿元。应出资额共计51.18亿元。

  此外,2013年年初,东方家园聘请大信会计事务所对东方家园进行专项司法审计,初步结果为:自瑞寰基金2008年1月进入及龙柏集团2012年进入整整5年期间,瑞寰基金、龙柏集团以东方家园为平台进行大量巨额洗钱活动、大量高利贷活动,大量侵占、挪用公司财产活动,且从东方家园抽取了大量资金,资金去向不明、用途不明。

  “瑞寰基金和龙柏集团先后在经营管理东方家园的5年时间里,约有高达5亿元的资金出入账户与经营无关,李凤江、刘晖二人还私自转移现金2亿余元,至今未归还。”

  丛亮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大股东从我进入东方家园到资金链断裂,没出过一分钱。经营过程中出现问题,该承担的责任必须承担,如果钱能退回来,应对消费者进行赔偿。希望大股东站出来,从关店到现在,没有清晰方案,只是回避。”

  东方集团与瑞寰基金合作之初就互有疙瘩,瑞寰与龙柏之间股权转让又未能获批。

  6月9日,有媒体报道,东方家园现大股东龙柏集团的董事总裁蒋跃敏、东方家园原副总裁宋学东因涉嫌经济犯罪被北京警方抓获。东方家园原大股东瑞寰基金负责人刘晖以及瑞寰基金委派的东方家园原总裁李凤江也被立案侦查。

  消息称,上述二人涉案在逃,涉嫌以东方家园为平台进行洗钱,侵占东方家园数亿元巨额资金,最终导致东方家园连锁超市资金链断裂。

  6月19日深夜,一位自称是龙柏集团董事总裁蒋跃敏“校友”的人士(下文中化名为“常隐岳”)致电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警方立案依据是称这四人利用职务侵占公司资产“200万元”,名头是“融资咨询中介费”,另一罪名则是“洗钱”。

  他对丛亮的检举揭发持质疑态度,认为丛亮所为是“泄私愤”。因为挂着企业法人头衔,仅履新三个月却被强制拘留45天,“如果不是法人,可能没事”。

  蒋跃敏等涉案被抓之后不久,常隐岳从广东深夜飞赴北京,但他否认此行目的是为“校友”入狱一事。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反复追问之下,其仅透露自己的身份是职业经理人,持有龙柏股份,并称自己了解东方家园、东方集团、瑞寰基金、龙柏集团的内情。

  “东方家园早已生癌,像病人一样,从2008年往后三五年已经不行。这个时候龙柏才去收购的瑞寰股份。东方家园的倒闭与大环境、竞争激烈程度、内部管理水平都有关系,不是一个人能决定的。”常隐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按照丛亮的说法,2008年3月18日,因当时瑞寰基金安排新的管理团队排斥老团队,原本担任东方家园副总裁的他第一个选择辞职。2008年至2012年年初,瑞寰的董事李凤江被聘来当总裁。但5年后,面对老东家重新召唤,离职创业的丛亮再次回到东方家园。

  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2008年离职之前,东方家园每个老店经营都很好,新开店也处上升期,“如果不好,(瑞寰)也不会花那么大投入收购这么多股权”。他强调,根据审计报告显示,东方家园在管理方面的资金没用到经营上,而是“庞大的管理团队豪华的阵容”。

  “他们出问题是因为在零售以外的工作做太多,做资本运营,做投资,淡化了核心业务,只研究怎么挣大钱。但零售就是哈着腰捡钢镚的行业,你不肯哈着腰在店里做这些工作,你在外头跑再多没用。”他说。

  但常隐岳认为,无论是警方以200万元“融资咨询中介费”立案,抑或丛亮检举信提到的持股方不增资等,均“掩盖了(东方家园)真正的亏损原因”。东方家园一夕之间倒下,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内部持股方之间,互相早有芥蒂。

  据其透露,瑞寰基金拥有外资背景,其与龙柏之间就东方家园的股权变更,须经由商务部审批,因为审批手续没有办完,东方家园并没有完成实质性的股权变更。这是造成内部持股方之间纠纷的原因之一。龙柏集团派人来参与管理简单,但事后发现东方家园有问题,“再增资是填窟窿,不再增资则导致纠纷”。

  瑞寰基金和龙柏方面也认为,李凤江、刘晖之所以被指“转移资金”,可能只是想撤回此前注入的资金。

  此外,瑞寰基金起初与东方集团签署协议时,是希望将家园实业所包含的土地、物业全部买下来,并与其之前收购的深国投商业置业整合,像大连万达一样开发购物中心,甚至谋求上市。但与家园实业相比,仅拥有门店零售的东方家园吸引力逊色不少,“但东方集团董事长张宏伟不给机会装进去(家园实业的土地、物业等资产),瑞寰又不愿只得门店、不得物业,于是产生分歧,影响了日后投资与合作。”

  常隐岳向记者强调,东方集团在2005年-2006年并不愿卖股份,“后来为什么积极要卖?就是觉得有问题。它最清楚这个儿子身体情况怎样,有哪些缺点,所以急于推出去。如果生意很好,天天赚钱,为什么卖给你?肯定是亏得受不了,赶快让基金进来。”

  其观点总结下来就是,东方集团与瑞寰基金一开始的合作就有问题,双方内心有疙瘩。事后,瑞寰与龙柏之间股权转让又未能获取商务部审批。这直接导致股东彼此互咬,不能共同商议面对公众。

  而对于这些纠葛,丛亮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一分钱一分货,不管买的精还是卖的精,如果你失误买到坏东西,只能说明专业度不够。在资本市场里,大家追求的都是利益,只是利益没有达成时,我看到的是相互指责。”

  事实上,东方家园身处这样一个迷局:原大股东瑞寰基金称所有责任都已交给龙柏集团;现大股东龙柏集团则称股权交割并未真正完成;而小股东东方集团则称所有经营管理都是瑞寰基金和龙柏集团操控,主要责任应由大股东承担。

  那么,瑞寰基金当初又为何情愿接手?“做风投基金,不可能一辈子做你的股东。投资的目的是想增值。”常隐岳说,“瑞寰基金参股东方家园更看重实业部分,但最终没达到,瑞寰对张宏伟有意见,而因为瑞寰与龙柏签订的谅解备忘录不是真正的股权变更,龙柏也不愿意投钱。”

  关于上述《检举揭发报告》中关于大股东涉嫌洗钱和转移资金的说法,常隐岳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强调这并不存在。“投资打了一部分钱给东方家园后觉得不合适,感觉有问题就转走了,这算洗钱吗?东方家园的钱没有少。”

  在他看来,此番被抓的蒋跃敏,作为当初龙柏派来的董事长,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像个傀儡一样,没有办法”。

  丛亮在检举报告中提到龙柏集团董事长、著名PE投资人王平,蒋跃敏等人在公司出事后“采取不露面、不回复、不面对的逃避行为,任由事态蔓延发展而漠然视之”,常隐岳对此也有不同看法。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当蒋跃敏面对别人问他究竟怎么回事时,“电话都不敢接,有苦难言”。

  据常透露,蒋跃敏最初并不想当董事长,当初是东方集团董事长张宏伟看中其零售经验及收购深国投商业置业的背景,“想让蒋跃敏坐镇北京”。起初蒋跃敏就没同意,张宏伟希望蒋当法人,蒋便表示“可能不会专职来管这个事”。

  常隐岳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东方家园2012年初已经陷入困境,上半年营业1.9亿元,亏损达1.2亿元,“亏这么多,没有新增资金的话,哪个人当董事长都没用。”

  蒋跃敏的这种被动心态,从另一番丛亮的表述中或也可以得到印证。丛亮这样评价蒋跃敏:“他是我直接领导。来之前我都不认识他,我就是不知道他们天天在干什么,很少能见着人,都需要打电话沟通,有时说一会儿回电话也没回。我不知道做零售怎么能这样,我也是第一次碰上。”

  对于张宏伟,常隐岳则认为他是真正的“资本高手”。“东方集团是上市公司,业绩不错股价才能上去,东方家园在东方集团下面运营,如果业绩不好要拖上市公司后腿。把好的留集团,不好的剥离掉,所以老是在变、调整。”他说,“利用资本手段,有好消息就发布,资产卖完再说还有什么不好,卖之前就不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东方集团财报发现,目前,东方集团已经成为一家以现代农业产业为重点发展业务的公司,与20年前上市时相比,已发生明显变化。

  2000年,东方集团通过重组,主营业务发展为金融保险业、建材流通业、港口基础设施业、房地产业、新材料开发与加工制造业、卫星网络及电子商务等。至2009年,经历一系列股权投资之后,东方集团主营业务再度变更为:粮油食品业、加工业、建材流通业、金融业、港通业。2013年,东方集团通过股权收购大成饭店70%股权,又进军酒店置业。

  东方集团长期投资锦州港(600190)及民生银行(600016),股权比例分别为15.39%、3.13%。东方集团主要控股子公司东方粮仓有限公司及东方集团商业投资有限公司,前者2013年营收82.04亿元,后者亏损803.07万元。香港六和合图生肖,东方集团在财报中称,未来将持续对金融、港通投资,并会将现代农业产业定为公司未来重点发展方向。2014年预计实现营收80亿元,净利润达9.16亿元。

  据了解,自2012年10月东方家园关门停业后,爆发多起社会事件。东方集团先后出资2000万元解决员工工资问题,并协调其关联方出资近4亿元解决了东方家园银行贷款问题。

  “东方集团也多次与龙柏集团、瑞寰基金召开股东沟通会,提供解决方案,但王平、蒋跃敏均拒绝答复。而瑞寰基金刘晖则以龙柏集团已接手为由,拒绝履行任何社会责任。”丛亮说。

  东方集团内部一位不愿具名人士这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我们肯定承担小股东责任,此外,无论大小股东之间还是人与人之间合作,到最后都是相互妥协、互相信任、共同发展的结果。呼吁大股东也像我们小股东一样,直面东方家园现在所处的现状。”该人士同时称,东方集团希望与大股东继续合作,共同解决问题。

  21世纪经济报道因为当了三个多月法定代表人,被丰台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司法拘留45天,这就是丛亮今年4月至5月的经历。丛亮是东方家园家居建材商业有限公司(下称“东

  搜狐财经致力遇汇集变革力量,评出“中国最具变革力人物公司”[详细]




友情链接:

四海图库,香港九龙图库看图区,四海图库印刷,香港财神爷四海图库,波肖图库,香港马经图库,118图库开奖。

马会免费资料大全| 香港挂牌彩图| 六合开奖结果| 218219四海图库总站| 白小姐一肖中特马一点红网站| 铁算盘| www.4583333.com| 挂牌玄机图| 今晚香港挂牌什么马| 赛马会最快看开奖直播| 一点红| www.745168.com|